笔趣阁 > 武逆焚天 > 第四千零三章 九转入月

第四千零三章 九转入月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银狐续南明唐砖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庞林等人瞪大着双眼,却是在努力的观察着下方冰层的情况,更准确一点来说,他们这些人在观察的是冰层下方,那些阵法的运转情况。

    其实别说是庞林和项鸿这些,对于符文阵法连皮毛都不算真正掌握的人,即便是沈旺这类有一定阵法水平的人,也同样看不懂脚下的阵法情况。

    哪怕是左风他对于下方的阵法,也不能说真正的领悟,所知道的其实也只是一部分而已。

    当那一滴精血沾染到身体的刹那,连左风都完全没有料到的变化,让他也是有些措手不及。

    那一滴原本应该落入到脚下冰层内的精血,在沾染到皮肤的刹那,就已经飞快的钻入到身体当中,甚至左风都没有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如果只是普通被身体吸纳,左风倒是根本不需要表现的太过吃惊。问题在于那精血接触到身体的一刻,自己就已经出现了特殊变化。

    外面那层那可以直接抵挡庞林和项鸿攻击的鳞甲,瞬间变得柔软的好像羽毛般,仔细观察会发现,那些鳞片的表面竟然已经破损,无数的细密裂痕也都出现在甲片表面。

    当然,如果只是鳞甲受损,身体内出现变化,左风倒是也不会有那么一瞬间,连手中这个受重伤的武者,都有些拿捏不稳。

    当那一滴精血进入身体后,马上就开始向着他肉体当中钻入,真正的问题,恰恰就出现在那精血进入到身体以后。

    肉体本身有着强烈的吸收之力,尤其是对于这些精血,肉体会本能的想要吸纳与融合。可同时身体当中,却又会传出十分激烈的排斥反应,对于这精血进行排斥的是左风的血脉。

    其实当身体出现变化的刹那,左风就已经在震惊中,大致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如今左风的身体,是能够不断吸收精血的,那甚至已经成为一种本能了。对于普通血液不会产生反应,可是一旦沾染到精血,会立刻进行吸收。

    肉体虽然主动吸收,血脉却会进行排斥,那种感觉也近乎一种本能,排斥的原因是精血的品质太低。

    左风也不清楚,到底达到什么水平的精血,是能够达到自己血脉的要求,可是显然眼前这名武者的精血,是远远达不到要求的。

    正是因为精血出现的问题,所以才直接影响到了自己的是身体,肉体强行的吸收,可是血脉的自主反抗,二者直接相互碰撞。

    就好像左风的身体内,突然出现了两个家伙,以左风的身体作为战场狠狠的打了一架。

    一个大吼着“给我吐出来”,另一个大快朵颐的同时,叫嚣和“偏不,我就是要吞下去。”

    好在精血只有一滴,当血脉进行反抗和排斥的时候,差不多有一半都被吸收掉了,剩余的部分虽然引起了争斗,不过好在并未持续太久,也就被肉体给差不多吸收掉,只有一小部分被血脉给直接强行抹杀了。

    只是这种抹杀的过程,还是让左风有点心惊肉跳,因为血脉并不仅仅是抹杀掉了那滴精血的一部分,而是连同一部分的肉体,也给一并的毁掉。

    其中的滋味当真是痛苦万状,可偏偏左风又无法跟别人去述说,只能一个人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好在左风看向周围的那些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脚下冰层内的阵法,倒是并未注意到他此刻身体的变化。

    其实以他现在的特殊半兽化形态,周围的情况是能够感应或感知到的。所以左风在收回目光以后,又下意识的望向了冰台之外的傀襄,那才是自己感应不到的地方。

    此刻看过去的时候,发现傀襄正双目微微闭着,应该还是处在与成天豪暗联络的状态下,看其清楚了这一切后,左风才终于放下心来,专心开始继续炼化自己手中的这名武者。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后,左风也变得倍加小心,他双手和双臂,甚至于会主动远离对方的身体,生怕有一点点炼化的精血接触到,甚至害稍微接近,肉体能够隔空吸扯过来。

    当左风这边忙碌的时候,在距离冰台不远处的月宗武者队伍中,那名掌月使大人的模样显得有些狰狞。

    之前他那一头白发,虽然有一点点的乱,可是看上去仍旧有种仙风道骨的高手风范。现在再看到这殷无流时,已一头乱糟糟的白发疯狂乱舞,双目一片血红,眼角和鼻端都能够清楚的看到血迹,模样显得十分恐怖。

    不过这却还不算是最恐怖的地方,殷无流的身体表面,有着大量的血雾,从身体之内蒸腾而出。那些血雾自毛孔中钻出来以后,便会被身体表面缭绕的能量风暴,给席卷着向上方飘飞而去。

    那些缭绕在身体表面的能量风暴,其实严格一点来说,似乎应该是某种特殊的功法,或者是月宗的秘法。

    虽然成天豪并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秘法,可是他先看到殷无流催动后的声势,以及周围月宗武者发现后,那一个个震惊与恐惧的复杂表情,便也能够猜到这秘法定然不简单。

    其实这秘法在场只有殷无流一个人能够施展,其他月宗弟子,哪怕就是那个有着不俗背景已经死去的殷洪,也仅仅只是听过一些传闻,却根本不知施展之法。

    这是月宗一种高阶秘法,叫做“九转入月诀”,如果按照功法来看,本身品质最起码已经接近皇阶层次。

    如果以月宗这样的宗门来说,如此等阶的确不算什么,然而那要看这秘法配合什么来使用,使用后又能够发挥出怎样的威力来。

    之所以月宗武者大部分只是听过,却根本没有几个人会使用这“九转入月诀”,那是因为使用的前提就是要配合蚀月镜。

    月宗之内能够有资格得到并使用蚀月镜的人,本来就没有几个,当中能够被传授“九转入月诀”的人当然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既然是配合蚀月镜来施展,其本身的要求就已经很高,而施展“九转入月诀”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更是让许多明明掌握这秘法的月宗大人物,基本会对其望而却步。

    一方面这秘法要献祭自己的寿命,也就是最为根本的生命精华。武者的修为越高,寿命也就更加悠长,根本原因就是其生命精华的增加。

    可即便是神念期巅峰强者,生命精华也终究有消耗干净的时候,一旦没有生命精华维系,即便是灵魂可以暂时脱离肉体,但是肉体也将会彻底陨灭。

    虽然这世上有些补充生命精华的存在,可是能够补充的就只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相对于高阶武者本来就悠长的生命,所能够补充的便显得太少了。

    如今这殷无流使用的秘法,一次性就要消耗十分之一的生命精华。而如此恐怖的消耗,即便是他返回月宗以后,能够得到宗主亲自赐予的宝物,也绝对不可能弥补损失,由此可见代价有多大。

    可是这还不是“九转入月诀”所要付出的全部代价,另外还有一部分,是要燃烧自身的一部分修为。

    修为燃烧的结果,自然会导致修为的倒退,而且通过燃烧倒退的修为,将比正常修行提升到现在的程度,要困难的多。

    要付出这样两种代价,能够获取到的好处,自然也是非常恐怖的。只不过究竟能够获得多大的力量,实际上连殷无流自己也不清楚。

    这倒是没有什么可奇怪的,毕竟这样的特殊秘法,一生之中也没有多少机会可以施展,若非殷无流是被彻底激怒,而且他担心左风他们真的借助冰台阵法传送离开,也不会舍得动用如今的秘法。

    那蚀月镜在不断的吸纳着,飘散而出的一缕缕血雾,那血雾当中不仅蕴含着生命精华,同时还有着殷无流燃烧的修为。

    在这些能量的融入和加持下,蚀月镜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同时其所在的位置也在不断的向上拔高。

    而最为明显的变化,就是从五个方向飞来的蚀月暗曜能量,在成倍的增加着。如果说之前蚀月暗曜的能量,一道道也就是小臂粗细,那么现在的蚀月暗曜能量,差不多已经有水缸般粗大。

    那么多的蚀月暗曜能量,在靠近到蚀月镜所在位置的两丈范围内,就会立刻缩小然后直接钻入到其中。

    从眼前的情况来看,施展秘法后的蚀月镜吸纳蚀月暗曜的速度,最起码提升了四倍到五倍。

    当然生命精华不会一直进行献祭,就算寿命多么悠长也没这么挥霍的,修为也不可能不断的燃烧,毕竟殷无流只是要发疯,而不是真的发疯了。

    当蚀月镜的能量加持到一定程度,速度也达到他所能接受的程度后,他便开始只是去维系着这种状态,甚至于蚀月镜吸纳的速度还有着些许的下降。

    在做着这一切的同时,殷无流的目光会不断的望向远处的冰台。他虽然看不太清楚,左风到底在忙碌些什么,不过现在已经能够知道,他应该是在修复冰台阵法。

    “小子,我不管你有任何手段,哪怕你真的能够将冰台阵法修复,你也休想从这里逃走。敢得罪月宗,得罪我殷无流,你注定要死在这里。”

    “即便是要离开,也只能是我,而不是你”殷无流一边嘀咕着,一边缓缓的迈步前行。而月宗的武者们,什么都没有问,立即也跟着殷无流一同前行,这些人始终保持着将他环绕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