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戏精王妃 > 第832章 番外:森寒星VS花灵雪一

第832章 番外:森寒星VS花灵雪一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间飞逝,如白驹过隙,转眼便十三个寒暑过去。

    南焱皇宫,灵音殿。

    花灵雪一身白衣,姿态潇洒地坐在琼花树上,吹着玉笛。

    悠扬的音符如美妙的轻纱一般笼罩了整个皇宫,此刻整个南焱皇宫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静静地待着,听着这美妙的笛声。

    每天公主吹笛弹琴的时候,便是他们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候,公主的乐声就好像有魔力一般,不管再怎么糟糕的一天,再怎么不快乐,听到公主的乐声他们就会变得平静安定,心灵就好像被洗礼了一般,轻松快乐。

    平静安定的不仅是他们,还有花灵雪。

    就在花灵雪放空的时候,一道明黄身影飘到了她面前。

    花灵雪抬眸瞪了君沐尧一眼。

    见她还在吹,君沐尧扬唇:“你的笛声乱了。”

    花灵雪瞬间便恼了,终于不吹笛了,举起手里的玉笛就朝他敲了过去。

    君沐尧在半空中来个漂亮的旋转,一个侧身便坐到了她身边:“是不是在想他会不会回来?”

    今天是他们十五岁的生辰,也是她的及笄礼,从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的那个人,今天应该会回来吧。

    “谁想他了!”花灵雪又不爽地瞪他一眼,“他回不回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看着嘴硬的女人,君沐尧一脸的嫌弃。

    还说不想着他,明明笛子都吹走音了。

    “爹娘出城了?”花灵雪不想提那个人,转移话题道。

    “去接大姨和小姨了。”君沐尧直接往琼花树上一躺,闻着琼花的香味,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想到爹娘,花灵雪有些难受地垂下眼眸:“我们今晚应该就能回去了吧。”

    君沐尧身子僵住,半晌才“嗯”了一声。

    不出意外,的确是的。

    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

    南焱京都城外十里亭,君墨染和花娆月已经在亭子里等了一盏茶了。

    即便是过去了十几年,两人依旧还像是以前的模样,并没有什么变化。

    君墨染一边喝茶,一边给花娆月喂点心。

    花娆月嗔他一眼,“别喂了,看我都胖成什么样了,都是你喂的。”

    她比十年前,最起码胖了有十斤。

    “哪胖了,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美。”君墨染又给她喂了块糕点。

    她一点儿都不胖,再说太瘦了也不好,还是稍微有点肉肉的,抱起来才舒服。

    花娆月被他给逗乐了,倒是没再拒绝他的糕点。

    “皇上,皇后,有马车过来了。”离落相比十几年前成熟了不少,最明显的标致就是长出了胡子。

    他这胡子从他闺女出生的时候就开始留了,十年了,他每天最开心的就是用胡子扎闺女小脸的时候。

    还没等马车到近前,便有一匹黑马朝着他们直冲过来。

    “肯定是宫慕尘那小子。”都不用猜,君墨染就知道是谁来了。

    黑马到了凉亭外才停下,一个长相异常俊美的少年,从马上跳了下来,走进凉亭行礼:“尘儿给姨夫姨母请安了。”

    “还好这次没给姨夫把这凉亭给冲没了。”君墨染笑着将他扶了起来。

    这小子每次来不是豁豁这儿,就是豁豁那儿,就没消停的时候。

    “表哥,表姐呢?”宫慕尘没看到君沐尧和花灵雪,皱眉问道。

    花娆月笑道:“在宫里呢。”

    “那我先去找表哥表姐。”宫慕尘一个飞跃又上了马儿,冲着那城门就狂奔而去了。

    君墨染和花娆月都有些无奈,这匹脱缰的野马啊,以后恐怕也就只有帝傲雪能管得住了。

    很快,马车宫羽煌的马车便到了近前,宫羽煌先跳下了马车,想去扶花卿尘的时候,花卿尘已经自己跳下来了。

    宫羽煌无奈,他家媳妇儿总是不给他表现的机会。

    “二姐,二姐夫。”花卿尘笑着朝花娆月和君墨染挥手。

    “二姐,君墨染。”宫羽煌也直接蹦了过去,对着君墨染的肩膀就是一锤。

    君墨染被他锤得一个踉跄,抬手就拍他一下:“这么久了,你就不能叫我一声姐夫啊!”

    “不能。”宫羽煌干脆利落地拒绝。

    想占他便宜那可不行。

    “大姐和大姐夫还没到啊!”花卿尘看着花娆月问道。

    “没呢,应该快了。”

    花娆月话音刚落,前面又有马车过来了。

    马车两边跟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姑娘,正是帝清风和帝明月。

    没等马车停下,两人便打马过来,一起下了马,朝花娆月和花卿尘他们行礼:“二姨,二姨夫,小姨,小姨夫。”

    “清风和明月长得越来越好看了呢!”花娆月看着两人出落得越发标致,也是欢喜得很。

    花卿尘看了眼帝明月,虽然她长得跟大姐夫一样,可她总感觉像是看到了当年的自己,这孩子还真的跟她挺像的。

    那边帝玄翎和花姒鸾也到了,帝傲雪先从马车上下来,又抢先她父皇一步扶着她母后下了马车。

    “大姐。”花娆月和花卿尘一起上前。

    “娆儿,尘儿。”花姒鸾看到花娆月和花卿尘,也是高兴得很。

    帝玄翎最后下了马车,花娆月和花卿尘连忙行礼:“大姐夫。”

    “好久不见。”帝玄翎冲她们笑了笑。

    “的确是好久不见。”花娆月也有些感慨。

    他们上次见面应该在三年前的西淼,宫慕尘和帝清风他们过十岁的时候。

    这些年他们隔个三年五年的就见一次,虽然不是年年见面,不过这情分却是一点儿没淡。

    “你们两个还真是一点儿没变啊!”帝玄翎过去,羡慕地看着宫羽煌和君墨染。

    “你怎么也留胡子了,把胡子刮刮,看着老了几岁。”宫羽煌嫌弃地看着他的胡子。

    帝玄翎笑着捋捋自己的胡子:“胡子挺好的,我都习惯了,没胡子我还不习惯呢!”

    帝傲雪环顾了下四周,没看到宫慕尘,又往花卿尘他们的马车看去。

    花卿尘看出她的心思,笑着摸摸她的脑袋:“尘儿进宫看沐尧和灵雪去了。”

    帝傲雪俏脸一红,立刻不好意思地垂下脑袋。

    花姒鸾无奈地看着小女儿,这丫头是真被宫慕尘那小子给迷了心窍了。

    花娆月看着她小女儿的心思笑道:“那咱们就先回宫吧。”

    “对,回去再说。”君墨染也笑说着,领着一群人便浩浩荡荡回皇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