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赏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赏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间飞逝,一转眼还差两日就是春闱,竹兰等着儿子回家,昌忠一回来就来了主院,“娘,你找儿子有事?”

    “我听说你去见了顾公子?”

    昌忠明白了,“顾公子身体健康。”

    竹兰心里不知道是遗憾,还是庆幸了,反正内心复杂,嘟囔了一句,“这回倒是聪明了。”

    昌忠失笑,“有再一再二,断没有三的道理。”

    “明嘉几个天天按时去书院,只有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还说考个状元回来,就你这态度?”

    昌忠眨着眼睛,“娘,儿子心里有数。”

    竹兰也就说说,这孩子的确有数,每次书仁考校,回来都和她念叨儿子学识好,“不可骄傲。”

    昌忠应下,他虽然不去书院,却也学了不少,见多了形形色色的举人,也是对自己的磨练。

    四房院子,玉雯正看书,贴身丫头进来,小声的道:“顾公子安好。”

    玉雯没回话,丫头退到了一边。

    苏萱进来就见闺女安静的看书,走过去坐下,“你这性子像我又不像我,你就不急?”

    当初她追着相公深怕相公被抢了,没少担心!

    玉雯放下书,“担心什么?”

    苏萱不信闺女听不明白,“娘听说有几家相中了顾公子,只等着金榜题名。”

    玉雯拿起书,“如果提名被捉走就捉走。”

    苏萱愕然,“闺女,你跟娘说,你怎么想的?”

    她瞧闺女万事不上心,好不容易上心一个,结果就这?

    玉雯抬起头,“顾公子的颜不错。”

    苏萱这口气憋在心口,“我不管了。”

    玉雯嗯了一声,苏萱气鼓鼓的走了,玉雯轻笑一声娘越来越禁不住逗了,她才不信娘会不管,娘该管还是管的。

    一转眼到了春闱,春闱延迟了日子,雪已经融化,拿笔不会冻的写不了字,昌忠代表侯府亲自送姜笃和沐帆去考场。

    今年的考生南方更多一些,昌忠等外甥进去,去找明瑞。

    明瑞正和上官琉说话,昌忠问,“上官公子不去排队?”

    上官琉,“反正位置都是安排好的无需着急。”

    昌忠心道,考场位置很重要,对于上官琉而言,并不用担心位置的问题,对于一些人就要看运气了。

    陆续考生全部进了考场,大门关上不到日子不会开。

    昌忠道:“一起回家?”

    明瑞摇头,“我要去林府给娘子取东西,小叔叔可先回去。”

    昌忠想起娘算的日子,“过些日子你就要当爹了。”

    明瑞眼底柔和,是啊,他都要当爹了。

    昌忠想到男女,“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明瑞回答的干脆,“男孩女孩都好,第一胎我想要个女儿。”

    二房目前不急着要嫡长孙,像大哥一样先开花后结果挺好。

    昌忠笑着,“你和林晴长的都好,你们两人的女儿一定是大美人,长大了不知道便宜谁家小子。”

    明瑞脸色不好了,“还是儿子好。”

    昌忠,“......”

    春闱期间,京城设了不少的赌局,就等着春闱结束放榜,没等春闱结束,苏萱派人打听的消息送入了京城。

    竹兰听了叫来四儿媳妇,“打听的如何?”

    苏萱,“娘,您也关注啊。”

    “嗯。”

    苏萱眉眼带笑,“打听的消息和小弟说的没有偏差,顾公子这一房早早分了出来,顾公子爷奶去世后,已经不与几个伯伯来往。”

    顿了下道:“尤其分家后服兵役,顾昇大伯的三子死在了战场,顾昇的哥哥却活着回来,更是断了往来,顾昇中举也没缓和关系。”

    竹兰问,“其他的亲戚呢?”

    苏萱继续道:“亲戚不多,外家早早断了联系,顾昇中举后凑了上来,因为孝道来往也不多,又因顾昇哥哥的亲事,还闹了不愉快。”

    竹兰一算,所以的确是两兄弟相依为命,顾昇在家乡没牵绊,比许多寒门贵子少了许多的麻烦。

    苏萱欲言又止,竹兰问,“还有什么事?”

    苏萱,“我查是查了,好几家盯着顾公子,不知道顾公子成了谁家女婿。”

    竹兰想着玉雯,玉雯的确没有任何动作,也就问几句,婆媳二人对视一眼,得了,她们反而积极上了。

    一转眼春闱结束等着放榜,几位有名的公子纷纷被提起。

    随着等待的日子,玉雯被大公主邀请进宫,一同进宫的还有琳熙。

    琳熙一身红衣腰间还系着鞭子,玉雯指了指鞭子,“你带鞭子做什么?”

    琳熙笑眯眯的,“我答应皇奶奶再次进宫耍鞭子给皇奶奶看。”

    玉雯,“我真没想到,你还有练武的天赋。”

    琳熙搂着表姐的胳膊,“我也意外,本来见爹请了师父教弟弟,我只是好奇,谁想到我就喜欢上了。”

    玉雯想到琳熙的亲事,轻笑着,“表妹就该肆意的活着。”

    表妹比她更有资本,她抬手摸了下鞭子有些心动,最后收回手,算了,还是躺着舒服。

    二人见到大公主,大公主正在亭子内,二人见礼,珍玥笑着道:“快过来坐。”

    玉雯一进亭子,就见到了石桌上的画像,瞄了一眼长得都不错啊!

    珍玥示意宫女收了画像,“这是父皇让人刚送来的。”

    琳熙,“不是还没放榜吗?”

    珍玥素手泡着茶,“也就这两日了。”

    玉雯见公主神色淡淡,感叹公主活的还没她自由,显然公主也清楚,不悲不喜单纯的欣赏画像。

    琳熙也不多话,她可不会仗皇奶奶和皇爷爷的宠爱多言,公主的亲事不简单。

    珍玥继续道:“前日已经选了公主府,等夏日就可动工了。”

    玉雯惊讶,“这么快?”

    珍玥解释,“并不急着建成,慢慢建要几年的时间。”

    说话间,宫女来报皇上和太子过来了,说话间已经见到了皇上和太子。

    玉雯进宫谢过皇恩,琳熙时常进宫,更不用说珍玥本皇上亲闺女了,三人淡定的见礼。

    皇上意外见到琳熙和安和,他从不会打听女儿的事,女儿娇养就可,“平身。”

    珍玥上前解释,“女儿相熟的人不多,只与琳熙和安和相熟一些,所以请她们进宫与女儿说话。”

    皇上没见到画像,知道收了起来,他过来想问问闺女觉得谁好,现在问不了,目光看到琳熙腰间的鞭子,“听说你练武,朕还不信见了鞭子朕信了。”

    琳熙摸着鞭子,“侄女学了一些皮毛。”

    一个时辰后,琳熙郡主和安和县主得了皇上的赏,从宫内传了出来,一时间目光再次盯上了安和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