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躁的大隋 > 第67章 天笑横刀,无耻的笑

第67章 天笑横刀,无耻的笑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拿过江火送上的长剑,六子的眼睛一下子亮了,长剑脊骨厚实,边刃平滑,剑锷采用四环扣,劳劳的附在剑柄之上。这把剑无论是削或是刺,或是砍,都能发挥其独特的优势。

    六子拿着长剑把玩了片刻,收回腰间,脸色又渐渐变得冷漠,他拿过江火手中的另外一柄长剑,道:“你这次来军营,不单是为了送两柄兵器那么简单吧?”

    江火不知该讲些什么,说他是为了吕青元回来?或说为了自己的师父千叶能安然离开运河,从而故意前来这里见吕青元?这些他都不可能说,或许是正午的天气太炎热,又或许是军校场前的砂砾被太阳炙烤得火烫。

    江火发现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涩,开口道:“不走了。”

    “希望你是个守信之人。”六子淡然一笑,身子侧开一个角度,右手按在腰间的长剑上,肩上的甲胄轰隆一响。

    江火对六子行的军礼很满意,踢开衣袂,道:“刘公子,请!”

    山阳这里地势十分平坦,运河离军校场不算太远,一簇簇新栽的柳树环绕着军校场,向沟渠岸边延伸而去,灌了新水的运河,刮过阵阵清新的凉风。

    军校场上铺着一层薄薄的砾石,这里的情况比宋州稍好一些,军粮也比较充足,在校场上行走着的兵卒中气十足,灰白皮质军靴掷地有声。

    刘铭跟着六子参观军营中的情况,而江火则是不必,军营里的大部分人他都见过了,便独自来到吕青元的营帐前。

    军营里,吕青元正在细细的翻阅着手中的信笺,柳眉不时微微蹙起,略渐消瘦的麦色脸庞,让人忍不住心疼,江火悄然的掀开帘门,走到沙盘前。

    看着端坐在案子上的人影专注的模样,江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索性动起手指,拨弄着沙盘里的军阵。

    “看来又要有战事了。”江火心中轻叹,沙盘中的军阵正是山东章丘的地形,前不久江火刚接到董其昌的消息,说章丘数万民众拒绝朝廷徭役,落草为寇。

    数万民众,这是什么概念,江火不清楚,来到大隋他还未参加过战事,想必也不会太轻松。

    自从江火离开之后吕青元很少装作男人的模样,即便在军营中,很多时候都穿着便衣,胸部裹缚,手中的信笺让她很不明白,扭扭脖子道:“六子,帮姐看看这封信。”

    江火没有答话,顺手就接过信笺,拿在手里看了起来。

    这张散发着浓浓草木味的信笺是洛阳产的,质地很纯,暗黄的纸张上,印着一个鲜红的虎符,毛笔的字迹有些狂乱,显然书写者心中很是急躁。

    “看来大隋真要经历乱世了啊!”江火看完信笺,习惯性的将手中的信笺投向油灯。

    瞬间,吕青元抬头,美目怔住,一束惊雷在她脑海中炸开。三年,江火的面孔都快从她的脑海消失,前不久在山阳城的大街上,她以为自己看走眼了,她以为自己此生再也见不到江火了。

    无声的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两人相处的时间不多,甚至话都很少说,在江火的印象中,她就是一个古代最典型的刻薄和无礼女子象征。

    江火在她印象中更是比那民间浣女还唠叨,她不喜欢江火多话,江火不喜欢她刻薄,然而此刻太多的言语都化在了这两行清泪之中,或者说是情泪更为适合。

    “怎么哭了?”江火无耻的笑出声,他觉得此刻的吕青元才真的像个女子,无耻的嘲笑一个性格坚强的女子,这是江火心中那点大男子主义作祟,而他本人常引以为傲。

    江火认为女子即要有女子的柔弱,女子就只能被照顾,所以当他看到吕青元流泪时他无耻的笑了。

    “……没有……哭!”吕青元的声音开始变得发寒,粉拳捏得嘎吱直响,看向江火的目光越加不善。

    “我刚才看见了。”江火依旧笑道。

    他是个不懂什么叫浪漫的男人,甚至不敢拉女孩子的手,所以笑成了他最好的表达方式,也是性格使然。

    “你看到的不是吕青元,而是吕某某。”吕青元被逗笑了,瘪着嘴巴说道。

    江火觉得这种小女子之态的她才是最可爱的,她从未见过吕青元露出小女子之笑,自始至终江火都以为她是一个大女人,刻薄的大女人。

    而在这短短的几瞬间,江火明白了,大女人只是缺少了一个嘲笑她的男人,所以才变得那么刻薄,用坚强掩饰自己内心的柔软,这便是大女人的心思。

    “还好吗?”江火提过一张太师椅,慵懒的坐下,嘴角带笑,无赖的看着吕青元。

    吕青元叹了叹,把手中那打厚厚的信笺放下,道:“不算太好。”

    厚如小山的信笺,烦乱的沙盘军阵,怎么能好?而江火就是这般不懂女人的心思,把大女人当作小女子,吕青元猜不透江火的内心,江火也认为自己的内心除了他现代社会的老妈,其他人真是难懂。

    女人最喜欢幻想,所以扔下了手中厚如小山的信笺,吕青元想了大部分女人的担忧,两眼朦胧的看着江火问道:“你还会像以前那样离开吗?”

    江火郑重道:“不会了,要离开也是带着你一起离开。”

    听到这句话,吕青元的眼底暗了一下,默不说话,军营内的油灯似乎也感受到她的心思,火光微微向内收回。

    “我十八岁从军,从陈国一直打到现在的大隋……”吕青云一字一句的说着,毛笔从手中掉落也忘了。

    江火明白了吕青元这么说的意思,道:“所以当今陛下不清楚他手下的吕青元将军其实是个女的?所以你现在仍不敢退出大隋的军队?”

    一直以来,吕青元以男儿之态出现在大隋百官面前,一直被认为是当今陛下的表弟,是一位骁勇善战的将军,吕青元也伪装得很好,从未被任何人看出,除了江火之外。

    “要不是你突然出现,我恐怕会一直装作这副将军的样子。”吕青元说道。

    江火忽然从太师椅上起身,走到吕青元面前,把她的头盔拿下,笑道:“以后你不必装下去了。”

    “为什么?”吕青元傻傻的问道。

    女人在遇到自己喜欢的男人时,会丧失聪明,把大脑教给男人,吕青元也不例外,她的心都在江火上,下意识的不去思考江火的话。

    江火会心一笑,道:“因为,你是一个女人,而非男人,女人的工作是煮饭洗衣服,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点,和邻居大婶聊家常,而血腥残忍的战场毕竟不适合你。”

    吕青元愣了一下,她何曾想过这些问题,聊家常?还和邻居大婶?更何况军营里哪来的邻居大婶?还有打扮自己,洗衣服做饭这些她从未想过。

    “这里的运河快竣工了吧?”江火看着营帐外的太阳问道。

    “嗯。”吕青元点头。

    “走吧!”

    “去哪里?”

    “带你找大婶们谈话去。”

    不容吕青元有过多的思考,江火一把拉起吕青元的手,从军营里飞快的跑出,在兵卒们惊愕的目光中,向运河畔跑去。

    ……

    咳咳,写这章的时候真是绞尽脑汁,毕竟我是个幻想狂魔,竟然写笑了,无耻的笑了。